薄情

這裡是十年

模型舞台LED燈組真是太神了
說開演唱會就開!!!!!!!!!!!!!!!
我天使真是超可愛!!!!!!!!!!!!!!!!!!!!!

基本配置是 黑布 底版(?) 大創收納盒 左右舞台LED組 燈全關 後面手燈切色 正面用其中一組燈手動橋角度打亮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70401] photo thx 傑森
世界感謝一直被我盧重調的JS!!!!
我的poiyo團子世界可愛 我跟他感情好 他窩朋友!!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70211] photo thx 大花
冬天就是要拍櫻花!!!

帶我天使去海邊外拍!!!!
我天使怎麼拍都世界可愛!!!

原本想換一堆臉帶好多但是風砂超大就放棄了 海邊風好大!!!
海邊好可怕!!!!!!!!!!!!!!!!!!!!!!!!!
一個大浪打來 我的重音就被捲走不見了 還好他紅紅的我遠遠就看到衝去救他 不然我家重音就要遇難了!!!⊂彡☆))д`)
然後我ㄉ手機拍重音的時候掉到海裡毀滅ㄌ(艸

UTAU
重音テト
[160402] photo 十年
婚紗組超美的!!
等小埋臉和其他玩具來再拍拍!超可愛怎麼拍都好看! 

祝!重音テト8周年!!!
ξ(`・ω・´)ξノ

UTAU
重音テト
[160402] photo 十年
遲了一天我終於把小天使帶出去外拍了!!
超級無敵世界可愛的!嗚嗚嗚謝謝好微笑謝謝謝謝謝謝謝謝!!!!
我覺得我的婚紗組身體真是買太對了謝謝好微笑!!

祝!重音テト8周年!!!
ξ(`・ω・´)ξノ

重音テト黏土人開箱。

祝!重音テト8周年!!!
ξ(`・ω・´)ξノ

我趕時間只好先手機拍拍開箱!!((艸

重音テト中華包子娘改造計畫!
反正就是買MIKU來改就對了~
細節塗出來的以後有空再補正www

重音可動娃娃開箱文。
ねんどろいどぷらす ぬいぐるみシリーズ50 重音テト

沒屋頂之前我預購的這隻之前店主說可能海外貨不夠,我整個超焦慮一直在等店主好消息。
我因為等不了沒屋頂預購的那隻,偶然在地下街看到根本命!運!的!相!會!馬上就掏錢買了雖然貴很多。
回家拍了一堆照片真是天使!!!!!!!
然後我買回這隻隔天沒屋頂賣家就通知我我那隻有買到了,沒問題兩隻天使超可以!!
我整個回家超起笑這隻超正超可愛還可以動!!!!!!!!!
我超後悔我家沒甚麼可愛的小東西道具讓他拿!!!!
說來這隻真的毛要捲好看要有技巧!需要愛的力量!
我看到有些日本人的速報這隻的照片就覺得……你們怎麼不把毛捲好!!!!
之後我要帶他去外拍我終於可以理解帶黏土人呀什麼的出門外拍的人的心情了!!!!!!!
我之後還要拍走路的gif太可愛!!!!!!
他真是太天使了太可愛!!超上相!!!!每個角度都超美超正超可愛!!!!!!!!謝謝好微笑我是你們忠實的腦殘粉!!!!!!!!!!!
娃娃都出了求快出pvc求黏土人!好微笑我相信你們跪等發售!!!!!全裸待機!!!!!!!!!!
我簡直像個痴漢。謝謝十年通常運轉!!!!!

UTAU
松田っぽいね-十年
[150131] photo thx 大花

UTAU - 楓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50102] photo thx 傑森
下次要找有楓葉的季節再拍一次!喜歡這首!

今年最後一發。(最後體驗了一把lo橫向縮圖的可怕)

從第一次出到現在根本每次都在整形,摳死真可怕。松田根本我玩摳小型進化史。
一直換毛換毛換毛換毛再換毛,壓克力染的噴漆的接髮的。
诶我覺得之後應該試試看接髮+接縫處壓克力上效果比較好 直接接髮那個地方沒有我要的感覺(??))。
超虐的深染淺沒辦法用酒精麥克筆甚麼GO,如果是淺染深就方便多了,邪惡的人設。
換了一牌又一牌的紅片後,歐美純紅片隱眼才是我的真愛,超顯效果超讚!
其實我第一次出的超想重修,但是我當初原始黨被我覆蓋掉了,什麼都回不來了,真虐虐。
有幾次場次出的還沒照片只有手機自拍虐爆,頭髮反過來那個就自拍的,連自拍都沒有得更虐虐。
沒辦法場次如果沒抓到認識攝影師拍,根本沒人認識我在出什麼,人生挖。
不過呢!真愛腦殘粉表示無壓力沒在怕!以後抓不到人拍就自帶腳架場次自拍啦!

明明有預定一堆版本要出,還是出了一堆正裝,但是連正裝都出不好還談什麼去出別的版本呢!
每次出都覺得不滿意呀還可以出更好。
希望明年可以出更多版本的挖!我UTAU預定多的跟山一樣!

總之希望我是個有進步的!明年出更好!YA!愛松田!愛UTAU!

UTAU
重音テット-十年
重音テト-羽瑄
[120101] photo thx 狸
今年也來聖誕一下雖然是前年的照片!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40420] photo thx 傑森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21215] photo thx 傑森
重p了這張色調,其實還是挺喜歡舊的這頂毛的,白的地方漸變過去那段染得很自然。
就是髮量有點少,還有艾丽丝這款顏色常常拍起來很神祕(?)。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40118] photo thx 嶽
可惜cs錄音棚拆了,不然想多拍幾次錄音。

UTAU - 紡唄-つむぎうた-
京音ロン-十年
[140518] photo thx 傑森
10年就做好龍的衣服一直沒出到。做好了四年終於出了,這角度看不到辮子超虐。
明明比松田還早作好但是松田比較早出,真是個神祕。
為了出龍特地買了二胡,要多出幾次挖www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DSg5K6K9nc
超喜歡龍的紡唄,可惜nico的トキ桑刪了QQ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40118] photo thx 大花、嶽

UTAU - Strangers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31214] photo thx 大花、傑森

みんなのUTAU2014 照片轉推
我的天ㄚ(*&^%$#^&*^%(*)(_)_
該死的讓我去日本 我要參加(*&^%$#&*()
這世界還有天理嗎ˊ$^%&*()_窩的媽ㄚ*&^%#$^&*()
為什麼我不在日本QQQQQQQQQQQQQQQQQQQQQQQ
求賣我松田的立牌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 拜託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
松田真是帥慘了$%&^*^()_ㄚㄚㄚㄚㄚ 超想帶回家啦QQQQQQQQ

祝我生日快樂
超感謝阿嶽根本神
居然改出了一隻重音根本神QQQQQQQ

推廣時間

【ニコニコ動画】【UTAUカバー】夢幻【松田っぽいよ】

松田這首真的是,太、夢幻。
最近我歌單只有這一首,可以再來一整個月。沒問題,配白飯吃都沒問題。
松田的新歌真是我的精神糧食,每首出來都得到新世界 。松田トキ我永遠的神。
歌單自用推廣兩相宜。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30919] photo thx 傑森

UTAU
穂歌ソラ-十年
[131026] photo thx 奇美拉

[UTAU テドテト]不曾分開

最初的時候,便是兩個人一起,從未分開,沒想過要如何一個人走下去。

你第一次站在演唱會的後台,不是要準備要上台,不是來祝賀,看著對方嬌小的身影你想你是為何而來,在對方轉身準備要上台時,你看著他的背影,印象中好像伸出了手,你忘了當時他說了什麼,或許你什麼都沒說。

牆外的瓷磚有著不大不小的均裂痕和鏽漬,看起來不破但也不新的中低價位小公寓,非鬧區地段租金不貴房子還不算太差,附近有間便利商店,不遠幾條街有商店街交通也頗方便,兩個人住起來還算過的去,但不得不說隔音設備頗差,還記得自己的同居人半夜練歌被樓上的鄰居破口大罵,擾人清夢,你想。你座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不知道講哪國語的電影。

滴答、滴答,規律的聲響,牆壁上的時鐘顯示時間快五點,你看了眼接近尾聲已經放到演員名單和贊助感謝的螢幕,漆黑的畫面配上白色的字幕,讓沒開燈的房內顯的更昏暗,看到了最後還是不知道劇情在演什麼,花了兩小時只覺得乏味,難怪可以延長這麼久的出租日期他想,想起自己的同居人已經很久沒去租片子了,之前他想看的片子也預期很久未還,雖然一直延長租借的日期但對方一直很忙,沒時間看就持續預期著擺在那積灰,一時興起拿出來看,你的同居人的租片眼光果然還是一樣差,就像你一樣。

在整部片播完後他想,還是把片還回去吧,省的之後對方吵著要你一起看的時候得在浪費一次時間,雖然你現在時間很多,站了起來走到播放器前把DVD取了出來放回盒內,走到窗邊把蓋的緊實的窗簾拉開,一片漆黑的房內瞬間明亮了起來,桔紅色夕陽光,窗外傳來一陣陣知了的叫聲。

悶熱的房內並未開空調,你拉鬆了領口的粉色領帶,雖然會感到悶熱但卻不會流汗,幾使盛夏了卻還穿著不符季節的軍裝,或著該說軍裝本就不符合現實,反正也不會流汗竟然不造成生活上的困擾便無所謂,你並不這麼在意那些細小的環節,就像明明看的很清楚卻還是得戴著眼鏡一樣。

又走回了坐了一整天的沙發上,現在你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打發度過,隨興的按了按遙控轉到了某電視台,看了看閃過的新聞,一下又失去了興致,便開始發起了呆,意識到的時候已經進了廣告,然後你看到熟悉的同居人的身影,才想起好像前陣子他接下了地方電視台宣傳大使的任務,不但有電視宣傳廣告,電車內也有宣傳海報,電視台前還有人行看板,是個讓他興奮的跟你講很久的一件的大工作,你想最驕傲的大概是位於北海道某C開頭的隔壁公司的創始大本營地區,第一個搶下宣傳大使的居然是算民間非營利組織的UTAU,簡直讓隔壁某大公司難得被打的一臉灰,想到都快笑出來了。

你看著熟悉的身影賣力的演出著,感到了遙遠的距離感,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只能從螢幕外遙遙的望著對方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兩人距離變的如此的遠。

還記得開始的時候,你們總是在一起,一起唱著各種的合唱曲,一起拍各式各樣的PV,一起吃飯聊天不管作什麼都是一起行動,就算對方去工作也會在外面等著,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不再跟著去看對方工作以記不清。

你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接到歌曲相關的工作了,上次進錄音室是什麼時候想不起來,本已唱不好的歌,更加的難以入耳,機械的聲音,不標準的發音。某次錄音時,才剛要開口卻不知該唱出什麼樣的音,口中只能發出聽不清的破碎聲,無法組成一個完整的音節,你像個陌生人般看著手上的樂譜,像隔了一個世紀的遙遠,明明是以看習慣的樂譜但卻一個音都看不清,已經忘了該如何才能唱好一首歌。

在幾年前的時候,曾覺得自己還算是唱的不錯的,有固定的粉絲,說多不多,但以UTAU來說他已是上的了檯面,唱了許多的歌,有許多的愛好者,許多的人認識你的存在,許多的P會用你來唱歌,但現在越唱越差,喉嚨彷彿卡了個瘤般,已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聲音唱下去才好,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開始的沒人用你來唱,進錄音室的時間越來越少,被許多新出來的新人超過,那些新人甚至不認識你,開始忘了當初是怎麼歌唱的,開始忘了當初的夢想,開始漸漸的被世界遺忘。

忘了是你還是他說的,我們要一起唱到世界終結,唱到無法發出聲音的那天,兩人一起。你想應該不是你說的,你不記得自己有如此的熱情。

你曾以為你們是一樣的,但後來發現那是錯的,就客關角度來說,某總程度上你是之於他的存在,你是以對方為範本為原型分裂出來的存在,你是他的一部分,但他並不是你,你覺得自己無法離開他或許是因為對方就像你的根原一般,有著同樣重音之名,但從分開那瞬間開始你們便是兩個人,不相同的兩個個體。

你不能離開他不能沒有他,單方面的,他可以自己一個人也過的很好,不需要你,你想起他誕生的時候就已經經歷很多波折還是一個人走了過來,一個人也可以過的很好,就像現在,一個人走的如此的遠,遠到已經看不到背影身在何方。

你索性的關了電視,房內一片橘黃色,你閉起眼仰躺在沙發上,發出微小的嘆息聲,有著和他相似的紅色捲髮,相似的臉孔,相似的聲音,相似的服裝,明明如此相似卻又完全不同,你有時候會覺得很累想回到還是一個人的時候,或許其實一直都沒分離一直都是一人,你從開始便不存在。

你想著他還要好幾個小時才會回來,你已經想先關機等對方回來了,你知道如果你關機的話他幫你開機時會有多生氣,你知道他很討厭你關機,跟你說過好幾次就算開休眠模式也好,你記得你被罵過好記次了。你有時候會想,關機的感覺就和死了沒兩樣,不知道人類死亡的時候是不是這種感覺,什麼都感覺不到,就像安靜的睡了一覺不在醒來。你想你是希望他不要忘了你,世界可以忘了你可以所有人都把你遺忘,唯讀他不行,如果當他也忘了你的那天,你便不會在醒來。

你想起前陣子超會議的時候他第二次站上了演唱會的舞台上,這次你只是站在台下看著而已,你看著他如此的在舞台上發光發熱,你看著粉絲如何熱情的歡呼,你看著自己和他的距離是如此的遙遠,你們的距離彷彿隔著一個世界。
然後你才想起那個時候在舞台後方你是想說什麼的,你伸手想拉住他,不想讓他走,最後伸出了手卻什麼都沒抓住。

其實你知道的,你知道自己的手不能抓住對方,因為你害怕著,一但拉住對方,就回不去了,他會無法繼續向前邁進,不能讓他回頭看向自己,不然就會止歩於此,他還要往更高的地方前進才行,不能停留在此,不能讓他跟自己一樣留在原地。

所以你不能說,所以你才沒有開口,你不知道該說出什麼樣祝福的話語才好,不知道該怎麼恭喜他終於站上期待已久的舞台,不知道自己當時擺出了怎樣的表情,你想叫他不要走,不要離開,不要丟下你一個,帶你一起走。

最後你還是選擇了關閉電源,希望這次他還是會記得你,會來發現你已經停止運轉了,像以前一樣的來啟動你的程式,讓你再次運轉,你曾經想過如果不唱歌的話作為一個UTAU還有存在的必要嗎,作為一個歌唱軟體,如果不會唱歌了,還剩下什麼,一定什麼也不剩吧。但是你其實是想唱的,你希望有人可以在來找你唱,再次使用你,你想找回當時唱歌的感覺,你想像以前一樣跟他一起錄音,一起唱歌,兩人個人一直在一起。

你還記得你們一起許下的承諾,你都記得,不曾忘記。

他說,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夥伴了,請多指教TED。
他說,我們要一直的唱下去,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重音的存在。
他說,有一天要一起站上演唱會的舞台,兩個人一起。
他說,不要怕TED,不要回頭看,不要停下腳步,繼續唱下去。
他說,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他說,我們不曾分開過。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兩個人繼續走下去。

---
用"他"是因為重音基本上性別是奇美拉,所以我並不認為該用女性稱呼,說TED性轉其實嚴格說也不算,奇美拉轉了還是個奇美拉

UTAU
重音テト-十年
欲音ルコ-十年
[121020] photo thx 羽鶴
[100605] photo thx 惡魔Z

UTAU
重音テット-十年
重音テト-沁玥
[120401] photo thx 阿爾

UTAU
重音テット-十年
[120207] photo thx 羯影
[110219] photo thx 阿爾
[110213] photo thx 阿爾

[UTAU 松田+月代]夢想家

在錄音室旁的休息室裡,他一個人坐在角落處的沙發上默默的讀著樂譜,招牌的耳機正響著之後要唱的新曲的旋律,他低聲哼著新曲的歌詞。

這裡是UTAU專用的休息室,時常會有要錄唱新歌的UTAU進進出出,不是休息就是練唱或著跟其他人寒暄呀聊聊八卦的,也常有著是一看就是新人UTAU正緊張的練唱著新曲緊張到都唱走音了,休息室內總是吵吵鬧鬧的好不熱鬧,今天很難得休息室只有他一個人,他並不是很外向的人所以現在沒人他正樂得輕鬆一個人聽聽歌練新曲,也不是說討厭和人接觸,只是太熱情的人或是太多人的場面他應付不來而且本身比較屬於沒幹勁的類型,所以麻煩的事能省則省是他的原則。

就在他哼著新曲已經LOOP不知道第幾次的時候,休息室的門開了,一頭俐落的短髮總是充滿著朝氣的黑髮少年走了進來,他是月代はくぽ,穿著一身顯眼的皮製燕尾裝和右腳五線譜左腳露出一小節大腿的皮褲是他的招牌裝,雖然以UTAU亂七八糟的服裝設定來說月代他已經穿的很普通了,但對他來說那種裝扮看了就覺得穿起來很麻煩,還好自己當時只被設計了穿普通的襯衫西裝褲加條領帶,他可不想整天穿著難穿又難脫難行動的奇裝異服走來走去,他可是務實主義者,他不求穿的比別人好看反正只要歌唱的好衣服穿什麼其實都不重要。

他點了點頭對著月代打了招呼,月代看到他一臉開心的回打招呼,月代走過去坐在他坐的沙發的隔壁的位子上,月代把招牌的圓形耳機拿下來放在前面的桌子上,特地拿下了耳機如果他猜得沒錯應該是想跟他聊天,其實他跟月代這個後輩並沒有很熟,只有少少的合作過幾次合唱曲,他沒跟月代聊過幾次實在不太了解月代是個怎樣的人,只知道大致上對方的設定上是個充滿朝氣的人,是他不擅長的類型。

“這是松田前輩你這次要唱的原創新曲對吧、我可以看看嗎?”
月代一臉高興的看著他然後看向他手上的樂譜,帶著好奇的眼神望著他。其實他音樂一向都不會開得太大聲,可以清楚的聽到月代說的話,不過禮貌性的他還是把兩隻耳機拿了下來。
“可以阿,要聽聽看嗎,雖然還沒錄唱所以只有旋律。”
“真的可以嗎!?”
他把拿下的耳機遞給了月代,月代戴上了耳機閉眼專心的聽著樂曲,他把放置的樂譜拿起繼續的練曲,大概幾分鐘後應該是一曲差不多該結束的時間,月代拿下了耳機。

“你覺得如何?”
“是很好聽的旋律,如果再加上松田前輩的歌一定會是首非常好的曲子。”月代帶著毫不造作的表情說著,看他的表情應該真的是覺得這首歌的旋律很棒。
“曲子真的很不錯,不過不用那樣誇也沒關係的其實。”以UTAU來說他算是非常低調的類型,別人的誇獎或奉承什麼都很少,總是低調地唱著自己的歌,不是很習慣被人這樣稱讚。

“松田前輩你太謙虛了啦,你不知道你唱的歌聲有多好聽才會這麼說!”
“恩…其實我也不清楚我的聲音到底是好聽不好聽…。”
 但其實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唱得有多好聽,不過他一直以來都平均的接唱著新曲,最近新歌的量也開始變多也漸漸的有原創曲可以唱,以UTAU來說他算是平均人氣慢慢上升的類型,聲音不會難聽到哪去,但至於說有多好他自己也難判斷。

“這還用說嘛當然是好聽,聲音好聽唱的也很棒,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怎麼會有人氣呢,不只常常有翻唱曲可唱還有特地做給前輩的原創曲就是前輩實力的證明。”
月代認真的對他說著,他是不知道自己人氣到底在UTAU中算高還是低,不過要說前段班肯定是比不上當家的重音他們,但是後段班也不太算總之就是不上也不下的那種程度吧他想。UTAU通常大多都是唱翻唱曲居多,有原創曲是很難得的,有原創曲唱對UTAU來說是件很讓人開心與驕傲的事這種基本的事他當然不會不懂,特地為了某個"UTAU"而創作的原創曲,特地為了那個"他"而創作為了讓"他"唱出來不是為了別人,想表達的想傳遞的專屬為了讓某個特定的"他"唱出而作出的曲子,是許多平常只能唱翻唱曲的UTAU羨慕不已的。

“哪像我一個月都沒進到錄音室幾次,每次近來都還是興奮的不得了、連我自己都覺得這樣說像個新人一樣,但我也出來了兩年多,但是人氣一直還是很低迷,光是有翻唱曲可以唱就已經很開心了,剛出來的時候唱了好幾首原創曲,但是最近都沒有了……光是能有新曲可以唱就開心的不得了。”
雖然已UTAU來說月代的歌真的偏少,但是其實也不是真的少的可憐的那種程度,還是有固定的人氣偶爾有新歌已經算不錯的了,UTAU不是檯面上官方的正式發售軟體有固定支持的粉絲和官方宣傳與周邊加持,他們和那些光鮮亮麗的有標價軟體不一樣,他們是非常的適者生存殘酷淘汰的世界,歌唱得不好、聲音不好聽、外觀設定的不討喜,只要沒有人喜歡就會被淘汰被遺忘,有多少的新人UTAU被創作出來後,唱了一兩首的誕生曲後就消失的,太多了看過太多只出現過一兩次後就沒再見過被人遺忘的UTAU,他看的很多也無奈這世界就是如此現實。

“阿阿…是阿。”看著手上的那份樂譜,對於特地為了他創作歌曲的各個P們,他是由衷的表示感謝,對於他和他們UTAU來說,說想唱原創曲都太奢宜了,對於一些人氣知名度比較低的UTAU來說光是有歌可以唱就是件令人感到欣慰的事。

“真是的、松田前輩你總是這樣這麼沒幹勁的,會讓其他人瞧不起你的,你可以在驕傲一點在更有自信一點,你是個有人氣的UTAU真的。”
月代嘆了口氣真心的對他說著,他想這孩子真的很厲害,明明自己人氣不高但卻不氣餒,還要他這個前輩振作一點,都讓他覺得他這作前輩的還真是不像話呀。

“阿哈哈…幹勁這點真的沒辦法呀我誕生時就是被設定成這樣了…”
他摸了摸頭有點無奈的說道,要幹勁也不是說有就能有的呀,況且他也不能想像自己像月代一樣充滿幹勁充滿活力朝氣的樣子,話說回來沒有元氣的憂鬱青年的樣子不就是他的正字招牌嗎?雖然這種話自己講出來好像不太好。

“松田前輩你總是這樣,明明就看起來很淡薄,看起來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無所謂,一點都不像是會靠唱歌吃飯的類型,但是真的一唱起歌來時卻又那麼的認真那麼的吸引人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真的太狡猾了。”
月代一臉無奈的看著他,雖然是抱怨但卻又在誇著他的好,讓他都不知到這到底算不算是在罵他了。他乾笑兩聲表示回應,聽下後輩對他的評價也不是件壞事,基本上他不否認自己看起來不像靠唱歌吃飯的這點,他可不是那種看起來就滿腔熱血的演唱系真的,如果要說個性基本上像是舞台活動他也不是那種會主動上去熱歌勁舞炒熱氣氛的那種類型,他沒上去唱一首抒情曲或安眠曲就算不錯了。

“雖然我跟松田前輩是不同類型但是我也要像前輩一樣努力,唱得更好唱更多更多的歌!”月代的歌真的是很熱血充滿元氣的類型,而且還是那種會和聽眾互動炒熱氣氛的那種,他之前聽到那曲モチベーション時就覺得月代他真的很厲害,那種的演唱風格他真的有點,恩…不是他的風格真的。

“我覺得你已經很努力了真的。”雖然努力了但是卻得不到相應的回報這也是沒辦法的,這世界就是如此的現實,不是努力的唱就能得到人氣得到大家的喜愛,他真的覺得光是不放棄就已經很厲害了。

“不、這樣是不夠的,只有這種程度的努力是完全不夠的。”月代聽到他說的話後,思考了下。月代視線並沒有看著他,他看向著前方。
那是他第一次的認真地看著月代,那是充滿自信、充滿希望的表情,彷彿看著一條充滿希望與未來的道路般。

“這樣對前輩說或許很失禮,雖然我很難清楚的表達但是我覺得…我還能夠爬到更高更高的地方,我不能在這裡停滯不前,我還能看到更棒的風景、接受更多的喝采、唱出更多的歌…”
“放棄什麼的在說出來的瞬間就什麼都結束了,所以我要繼續的唱,讓更多人知道我的存在、讓更多的人聽到我的聲音、聽到我的歌,然後在最頂端的地方接受最棒的喝采唱出最棒的歌。”
他能看到,月代眼裡的閃耀著的光芒,那是充滿希望勇往直前的光,就算路程艱辛坎坷一定也不會放棄吧,直到站上那最棒的舞台的那天,他想這孩子有天一定會更加的出色散發著更加耀眼的光芒,那個時候的他會唱出什麼樣子的歌呢、會露出甚麼樣的表情呢,連他都有點期待那天的到來了。

“我想我也差不多該去錄音室了,那麼就先這樣下次再聊吧。”
他收起了樂譜站了起來,打開了休息室的門,在關門前他轉頭看了月代。
“我也很期待看到你變得更加出色的那天,繼續的唱吧,試著朝天空奮力躍起吧。”

在走向錄音室的走道上,他深了個腰拉了拉筋,雖然他一向都是秉持著節約能源主義,但看到後輩那麼努力的樣子總是也會覺得該更認真一點,不然怎麼對得起在後面急起直追的後輩呢。
“幹勁嘛…嗯,我也試著更努力一點吧。”

“來唱個不辜負可愛後輩期望、最棒的曲子吧。”

---
第一次用這裡貼文,有點痾緊張。
UTAU太冷了真的只能自耕農誰叫喜歡的又更冷,是個虐的。
松田月代歌單推廣

順便說一下,UTAU目前除了TED*TETO外都是無CP的。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30608] photo thx 傑森

© 薄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