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

這裡是十年

[艦これ 北大北]船的故事

沒有喪禮沒有鮮花沒有弔念,平凡的一如以往的每一日,路過的小驅逐好似很難過的圈再一起互相安慰,木曾擔憂的眼神,提督抱歉的神情,而桌上是早已冷掉的咖哩。

那是蟬鳴此起彼落的夏日。
三日後提督帶回了新建造的北上,而她的北上已在他日死去。

[1]
我是輕巡北上。嘛,請多關照。 

微微的鼓起的包子臉,笑起時候有點靦腆帶著一點的慵懶氣息,一身淺土綠短袖水手服綁著標誌性的馬尾辨,她當時來鎮守府的時候北上已經是穿著改過的長袖衣了,這是大井沒看過的北上,陌生卻又熟悉。

大井深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平復那難以言喻的感覺。
這是北上,是北上,大井在心底對自己一次次的說著。

然後帶著笑臉迎接了新來的北上。

[2]
之後鎮守府的日子就這樣像什麼都沒變過。

看著前幾日還在難過的小驅逐們不過幾日變像沒有船記得了曾經的北上,看著北上在一旁懶散的跟小驅逐們嘻笑打鬧,就像原本的北上從來沒離開過一樣。

其實今天誰沉了是誰又換了新船都一樣,因為大家其實都只在意著自己,只要來的是名為"北上"的船,其實是哪艘又有誰會真的在意。

大井想著,即使現在外表像個人類一般,依舊是船。
大家都在努力模仿著想像中人類的樣子,模仿著人類的感情表現,卻始終淪於空洞的表面,縱使姐妹艦也不過是模仿著人類的家人而已,船又怎麼可能理解人類的感情呢。

打盹的時後習慣左手托著腮,撐起著一邊鼓鼓的臉頰,在提督桌上散落著漫畫和零時,大井看著這熟悉的畫面,輕聲的笑了出來,習慣的去拿了條毯子披在北上肩上。

而現在的北上已經換上了墨綠色的制服,雖然離改二還有一段日子,但也不遠。
越來越接近大井記憶中的北上。

[3]
大井是在冬日的某一天來到這個鎮守府的,那時的天下著綿綿的細雪。

剛成為艦娘的大井很不能適應人類的樣子,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像大家一樣,人類的外表柔軟脆弱的讓人不知所措。
大井不能理解的想為什麼大家都這麼自然的樣子呢,脫下了鋼鐵的外殼,露出如此不堪一擊的身姿,對於身為船的她們來說不覺得很可怕嗎?

鼻間微微泛紅冷的發抖也毫不自知,對於人類身軀的感受大井一直都不是很能正確的認知,有時候還會被別的船取笑,而她對此感到茫然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觀察著其他的船們表現得跟大家一樣,像個人類一樣。

而那個時候北上便會笑著說,別怕大井,別怕,有我在。
只要北上和大井在一起的話就是最強的組合。所以什麼都不用害怕。

天氣很冷的時候,她們便互相依偎在一起。
感受著北上身上傳來的溫度,那是船的時候感受不到的奇妙的感覺,或許那就是人類所說的溫暖。


[4]
木曾不只一次找大井說過。

她說,大井你別這樣。
她說,難過就哭出來就好了。
她說,妳的北上已經不會回來了。
大井想,但是她並不難過,真的不難過,也不想哭。
她沒有很難過,也沒有很快樂,只是心裏空落落的荒。

木曾皺著眉頭,擔憂的看著她,最終只是深深的嘆了口氣。

[5]
天氣開始轉涼的時候,北上改二了。

放假的時候北上喜歡拉著大井去間宮食堂吃甜點,然後拉著大井去附近的鎮上四處閒晃,卸下儀裝的時候她們看起來就像普通的女高中生。

路邊的銀杏開得滿滿的,黃橙橙的灑了滿地。
那時候的北上就會拉著她的手,手心貼手心,好像能感受到從血液在皮膚表層底下的流動的溫度,大井想那只是錯覺。

那個時候北上便會笑得開懷,眼神映著閃爍的光,叫著大井。
大井。
北上的笑臉襯著飛揚的杏樹溶在一片柔光之中,卻刺的大井睜不開眼,模糊了眼前的身影。

曾經北上的笑容烙在大井的心裏,在風中、在雨中、在霧中、在煙硝海上的那片晨光中,那個笑容,那些融入骨髓刻入心裏的畫面,與這個北上的笑容融在一起,辨別不清。

當大井意識到的時候,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她越來越長把以前的北上跟現在的北上搞混,漸漸分不清。

她像個可恥的背叛者,跟她的北上漸行漸遠。

[6]
那是嚴寒的風雪刺骨的吹拂的日子,她們去出了外海的任務。

海面在寒冷的砲擊中掀起振振水波,映的只有慘白的畫面加上些許煙硝,在大井眼中卻若死寂般黑白畫面,那是北上沉船的海域。

大井心中沉甸甸的,像是沉重的船錨深深的沉入漆黑的海中,在也拔不起來,腐爛在海底,安靜的消亡。

在跟敵方棲姬的漫天砲火中,身上的傷勢漸漸感受不到疼痛,大井麻木的射擊著。
大井想北上就沉沒在這裏,就在如同這樣的砲擊煙硝中,沉沒在這裏。

一定很冷。一定很無助。一定一個人很寂寞。
她就這樣讓她的北上一個人在冰冷寂寞的海底,一直一直一個人。
那是她身為一艘船的失敗,身為大井的失敗。

就這樣被擊中就好了。
這樣她的北上就不會一個人了,她只是要去找她的北上。她的北上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冰冷的海底,她只是要去找她的北上。

眼前直擊過來的砲火,大井像是失了反應,呆滯著也不閃躲。
大井想起北上的笑臉。那些冷掉的咖哩。抱緊時的溫度。輕柔在耳邊的呢喃。逆光而去的背影。那些支離破碎的畫面。

她只是想要去找她的北上。

[7]
在砲擊擊中前,一發砲彈從左側射出,在眼前炸裂出的時候,北上撲了過來把大井壓倒在海面上。

大井妳沒事吧。北上帶著焦急的神情的臉擔憂的對著她說。
大井覺得眼前一陣模糊,手緊緊抓著北上的衣服,想起了北上模糊了的笑容。

北上伸出手攬住了她的後背,輕輕的拍了拍說。

沒事的大井,別怕。
大井淚流滿面的抱緊著北上,哭得像個孩子。

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 あきつ丸改開箱

秋津丸超可愛 大花想殺了我~~~~~~~~~~~~

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 時津風開箱

我老婆 就是 正
跟你們縮 我拍完才發現背帶沒有放進手裡

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
北上-十年
[160724] photo thx 傑森
一直想拍拍日常的艦~~~
好想拍北上大井一起玩歐~~~

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
北上-十年
[160724] photo thx 阿嶽

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
北上-十年
[151018] photo thx 傑森
做艤裝的時候沒考慮好怎麼魚雷固定結果大腿的一直掉(艸
下次出再好好裝上!!!想要跟大井一起拍!!

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
Z3-十年
[160229] photo thx 大花
之後再換個錨!!

PSV 『艦これ改』艦隊收藏改限定版-大井&北上開箱。

二月多就到了一直忘記發個開箱!!就算手機拍也世界可愛!!!!!!!!!!!!!
雖然延期超久才發售但是 謝謝謝謝謝謝謝謝!!!!!!!!!!!!!! 
北上跟大井都太可愛了!!!!!!!!!!!!!!!!!

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
時津風-十年
雪風-羽瑄
[160229] photo thx 大花
我愛夕陽

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
時津風-十年
雪風-羽瑄
[160229] photo thx 大花
十張限制拆兩組真得很虐但是有些照片又不想串起來

艦隊これくしょん -艦これ-
雪風-羽瑄
[151226] photo 十年

[艦これ 飛鷹+隼鷹]很久以後

浪花一陣陣拍打著,耳邊傳來的鳴笛聲,望著閃耀著波光的水面,炎熱的空氣讓遠方的景物有些扭曲,海平面的另一端的彷彿能夠看到那未曾到達過的土地。

飛鷹總是看著東方的那片海。


“就算一次也好,真想去看看東京奧運。”
隼鷹趴在陳舊的木桌上手舉著酒瓶像個醉漢一樣的喃喃自語,然後鳳翔一如往常一樣,在她睡得不省人事後幫她披上毯子。

隼鷹時常說起當年的自己是多麼豪華的一艘郵輪,回憶著當時的自己讓多少日本人自豪著驚嘆著,說當時的飛鷹是多麼的漂亮,就像穿上禮服一樣的閃閃發光,眼底散發的自信的光輝。

隼鷹時常回憶以前的事情,像個老年人一樣一直緬懷著當年的往事,向是深怕自己遺忘一般,她一直都記得還沒完成時就被改造成航空母艦,她從未以郵輪的身分下水過,身為橿原丸的記憶其實並不深刻,所以她不能理解,飛鷹對於自己是改造客船的自卑與執著心,就像飛鷹現在還是會不小心把自己叫成出雲丸一樣,從未忘記過自己曾是出雲丸,從未忘記那份驕傲。

最初的時候她記得飛鷹其實是個愛笑的女孩,靦腆笑著的時候像是含苞待放的月季,當時她的笑容在記憶中以模糊不清,但她還記得那時的飛鷹是多麼的美麗。
再次見面的時候兩個人都已經是空母,那時的飛鷹就像帶著莿一樣,介意著自己是民間客船改造的空母亟欲的向他人表現自己,想讓人知道自己身為改造空母也不會輸給其他空母,總是像是被追趕著一樣,整個人焦躁又患得患失,總是望向著東方的海面。

她已經快忘記上次看到飛鷹笑是甚麼時候,她覺得自己或許真的老了。


飛鷹當時好幾次因為船身的故障和戰鬥受損而退出戰鬥,即便到現在也依舊非常討厭進船塢修船,那時她總是心情非常的不好,給人一種厭倦一切卻又不想放棄的感覺。
隼鷹一直都覺得飛鷹活得太累,應該放輕鬆一點,戰鬥的時候拚盡全力,結束後就肆意快樂的活著就好了,笑著活下來的才是贏家,她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她不能理解飛鷹的想法,雖然他們兩姊妹有著一樣是改造船的經歷,但其實隼鷹從來不覺得自己了解飛鷹,她無法理解她身為商船的執著和驕傲與成為空母後的自卑與夢想,就跟飛鷹從來不懂她一樣。


隼鷹跟提督一起喝酒時,時常說到。想要去一趟舊金山,帶著飛鷹一起。
提督舉起酒杯笑著說。
“好,總有一天。”
總有一天,一定會實現,在不知何時會結束的戰鬥到來的那天,總有那麼一天。


飛鷹是在戰鬥時被美軍的魚雷被擊中後爆炸沈船的,其實有時候隼鷹不懂飛鷹到底是抱持著甚麼樣的想法去期待著到達那片土地。
她沒有沈船過不懂那樣的痛苦,但是她時常想像著那時的飛鷹是多麼的慌張多麼的無助,無法撲滅的火勢,船員們的哀號與爆炸聲不曾停止,無盡的絕望與恐懼,灌進船身裡的水是那麼的沉,冰冷又漆黑的海底和支離破碎的船身碎片,還沒有實現的夢想、還想要到達的地方,怎麼能在這裡沈沒還不能在這裡結束,不能沈、不能沈、不能沈、還不想沈。但是一切都要在這裡結束了。那是多麼的令人害怕,隼鷹不懂,因為她從來沒有經歷過,她想像的那些肯定不及當時飛鷹所經歷的分毫。

隼鷹還記得當她收到電報時,飛鷹已經擊沉了,她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當時的心情,只知道自己無法帶飛鷹一起去舊金山,再也沒辦法了,兩個人一起。


她從來不懂飛鷹,就像飛鷹不懂她一樣。

隼鷹想做很多的事,想要打勝仗,想要轟沉敵人的船,想被提督稱讚,想要喝很多好喝的酒,想要讓很多人搭上她的船,想航遍全世界好多地方,想要一直一直很快樂,想去看東京奧運想看那讓全世界注目的盛況,想帶飛鷹一起去看。

她一直都知道,飛鷹總是望著東方的那片海,望著看不到的那片土地,把希望與期待跟夢想放在那片曾傷害了她的土地上,那麼彷彿虔誠地注視著,一直一直看著,從以前到今後都會一直注視著。她知道飛鷹一直追求著和平的世界,知道她被建造出來的理由,知道她的驕傲她的堅持她的痛苦,知道她有多麼的不甘心不想放棄,她知道飛鷹甚至保留著當年的禮服不曾丟棄,就像她不曾丟棄過的夢想一樣。

4780 浬。
橫濱航行到舊金山直線距離。對她們來說不長的距離,卻從未到達過。


隼鷹時常說,如果哪天要一起去舊金山,當然人越多越熱鬧越好,叫鎮守府的大家一起去,鳳翔一直都說過想要搭乘郵輪旅遊,讓她乘看看當年日本第一的大型郵輪有多讓人驚豔。

總有一天要帶飛鷹去看看她那嚮往著的舊金山航路。

北上水上玩具開箱文。
お風呂これくしょん 北上。

這款北上世界可愛的!!北上就是我們的神!
跟你們說,這個北上、沒穿、內褲。

2015 0518春活結束 心得與反省
十年鎮守府自0317開港以來最沉重的一天。

剛玩遊戲的時候就聽說春活快到春活快到,但是又沒時間存資材,每天都刷到沒燃料沒子彈。然後春活就來了。
開場的時候沒紀錄大概水桶200多燃料大概五千子彈四千鋼兩萬鋁八千多,根本沒時間存資材開場就輸一半。

然後是撈到比較好的艦的紀錄,活動獎勵艦就不列了,還有一排四傻都不知道湊幾桌麻將桌了。
E1 大淀 瑞鳳 天津風
E2 清霜
E3 鈴谷
E4 三隈
E6 U511
總歸來說至少我自己覺得有到我要的船,除了怎麼刷E3都沒刷到時津風外都算圓滿。

活動天天打到資材個位數,拼命丟遠征,根本血尿,但是我時間不構存資材呀,體諒新手玩家阿阿阿。
存兩百多個水桶但是根本,沒燃料讓我修呀,我連想拼命修拼命出征都沒辦法。

18號台灣時間早上九點半,離日本時間活動結束還有三十分鐘,最後E6斬王行動,開場燃料約兩千五子彈兩千鋁一千二。含周課解拿到的資材共出擊四次。
資源不夠丟斬王遠征,所以又更虐。
吃了兩間消疲勞+刷閃的食物後兩隊全閃,平均60-80,和臉超級無敵黑。
第一場伊勢王點前大破,回港。
第二場金剛王點前大破,回港。
第三場北上王點前大破,回港。
第四場夕立王點前大破,繼續出擊。
第四場真的是九點五十五分,沒有退路了,沒時間,沒燃料在出擊下一場,豁出去把67等夕立大破出擊打王點,抱著沈船的覺悟上了。
結果夕立雖然沒沉,但是王點沒打爆,覺得世界毀滅。
然後回港不到兩分鐘就被貓襲,我連遠征都還沒丟個十小時呀。
最後一張龍驤就是我最後沒刷爆王點的截圖,打活動前提督等級83等活動結束後92等。

總結來說我覺得,夕立果然是靠得住的狂犬,我原本都準備截圖沉船畫面了。
然後就是北上大人拜託醒醒好不要在大破啦,我這麼愛你求你不要破就算你裝甲紙糊的緊要關頭靠得住一點呀。
還有就是早知道伊勢或金剛大破我就直接出擊了,覺得滅世。
本提督要給金剛伊勢北上處刑一周不補燃料子彈。
夕立給本月份最佳員工獎勵。

另外很重要,我最大錯誤就是活動打完前,去刷E3,而且連時津風影子都沒看到,但是我就是想要時津風呀呀呀呀呀。
至少E1我真的有刷到天津風,萬幸,不然真的滅世。

這次活動最大錯誤就是,刷了E3,最後沒資材打爆E6王點,如果多給我一點資材我就可以丟斬王遠征了,但是重點就是我沒有。

各方面反省,下次我要乖乖的打完活動再刷船,真的就算聯合艦隊沒資材補給出擊我也不能去刷E3,因為打了就會耗燃料子彈覺得虐透。

下次夏活前我一定要存五萬以上資材,速速打通關再去刷艦!

© 薄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