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

這裡是十年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70401] photo thx 傑森
世界感謝一直被我盧重調的JS!!!!
我的poiyo團子世界可愛 我跟他感情好 他窩朋友!!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70211] photo thx 大花
冬天就是要拍櫻花!!!

UTAU - 楓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50102] photo thx 傑森
下次要找有楓葉的季節再拍一次!喜歡這首!

今年最後一發。(最後體驗了一把lo橫向縮圖的可怕)

從第一次出到現在根本每次都在整形,摳死真可怕。松田根本我玩摳小型進化史。
一直換毛換毛換毛換毛再換毛,壓克力染的噴漆的接髮的。
诶我覺得之後應該試試看接髮+接縫處壓克力上效果比較好 直接接髮那個地方沒有我要的感覺(??))。
超虐的深染淺沒辦法用酒精麥克筆甚麼GO,如果是淺染深就方便多了,邪惡的人設。
換了一牌又一牌的紅片後,歐美純紅片隱眼才是我的真愛,超顯效果超讚!
其實我第一次出的超想重修,但是我當初原始黨被我覆蓋掉了,什麼都回不來了,真虐虐。
有幾次場次出的還沒照片只有手機自拍虐爆,頭髮反過來那個就自拍的,連自拍都沒有得更虐虐。
沒辦法場次如果沒抓到認識攝影師拍,根本沒人認識我在出什麼,人生挖。
不過呢!真愛腦殘粉表示無壓力沒在怕!以後抓不到人拍就自帶腳架場次自拍啦!

明明有預定一堆版本要出,還是出了一堆正裝,但是連正裝都出不好還談什麼去出別的版本呢!
每次出都覺得不滿意呀還可以出更好。
希望明年可以出更多版本的挖!我UTAU預定多的跟山一樣!

總之希望我是個有進步的!明年出更好!YA!愛松田!愛UTAU!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40420] photo thx 傑森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21215] photo thx 傑森
重p了這張色調,其實還是挺喜歡舊的這頂毛的,白的地方漸變過去那段染得很自然。
就是髮量有點少,還有艾丽丝這款顏色常常拍起來很神祕(?)。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40118] photo thx 嶽
可惜cs錄音棚拆了,不然想多拍幾次錄音。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40118] photo thx 大花、嶽

UTAU - Strangers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31214] photo thx 大花、傑森

推廣時間

【ニコニコ動画】【UTAUカバー】夢幻【松田っぽいよ】

松田這首真的是,太、夢幻。
最近我歌單只有這一首,可以再來一整個月。沒問題,配白飯吃都沒問題。
松田的新歌真是我的精神糧食,每首出來都得到新世界 。松田トキ我永遠的神。
歌單自用推廣兩相宜。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30919] photo thx 傑森

[UTAU 松田+月代]夢想家

在錄音室旁的休息室裡,他一個人坐在角落處的沙發上默默的讀著樂譜,招牌的耳機正響著之後要唱的新曲的旋律,他低聲哼著新曲的歌詞。

這裡是UTAU專用的休息室,時常會有要錄唱新歌的UTAU進進出出,不是休息就是練唱或著跟其他人寒暄呀聊聊八卦的,也常有著是一看就是新人UTAU正緊張的練唱著新曲緊張到都唱走音了,休息室內總是吵吵鬧鬧的好不熱鬧,今天很難得休息室只有他一個人,他並不是很外向的人所以現在沒人他正樂得輕鬆一個人聽聽歌練新曲,也不是說討厭和人接觸,只是太熱情的人或是太多人的場面他應付不來而且本身比較屬於沒幹勁的類型,所以麻煩的事能省則省是他的原則。

就在他哼著新曲已經LOOP不知道第幾次的時候,休息室的門開了,一頭俐落的短髮總是充滿著朝氣的黑髮少年走了進來,他是月代はくぽ,穿著一身顯眼的皮製燕尾裝和右腳五線譜左腳露出一小節大腿的皮褲是他的招牌裝,雖然以UTAU亂七八糟的服裝設定來說月代他已經穿的很普通了,但對他來說那種裝扮看了就覺得穿起來很麻煩,還好自己當時只被設計了穿普通的襯衫西裝褲加條領帶,他可不想整天穿著難穿又難脫難行動的奇裝異服走來走去,他可是務實主義者,他不求穿的比別人好看反正只要歌唱的好衣服穿什麼其實都不重要。

他點了點頭對著月代打了招呼,月代看到他一臉開心的回打招呼,月代走過去坐在他坐的沙發的隔壁的位子上,月代把招牌的圓形耳機拿下來放在前面的桌子上,特地拿下了耳機如果他猜得沒錯應該是想跟他聊天,其實他跟月代這個後輩並沒有很熟,只有少少的合作過幾次合唱曲,他沒跟月代聊過幾次實在不太了解月代是個怎樣的人,只知道大致上對方的設定上是個充滿朝氣的人,是他不擅長的類型。

“這是松田前輩你這次要唱的原創新曲對吧、我可以看看嗎?”
月代一臉高興的看著他然後看向他手上的樂譜,帶著好奇的眼神望著他。其實他音樂一向都不會開得太大聲,可以清楚的聽到月代說的話,不過禮貌性的他還是把兩隻耳機拿了下來。
“可以阿,要聽聽看嗎,雖然還沒錄唱所以只有旋律。”
“真的可以嗎!?”
他把拿下的耳機遞給了月代,月代戴上了耳機閉眼專心的聽著樂曲,他把放置的樂譜拿起繼續的練曲,大概幾分鐘後應該是一曲差不多該結束的時間,月代拿下了耳機。

“你覺得如何?”
“是很好聽的旋律,如果再加上松田前輩的歌一定會是首非常好的曲子。”月代帶著毫不造作的表情說著,看他的表情應該真的是覺得這首歌的旋律很棒。
“曲子真的很不錯,不過不用那樣誇也沒關係的其實。”以UTAU來說他算是非常低調的類型,別人的誇獎或奉承什麼都很少,總是低調地唱著自己的歌,不是很習慣被人這樣稱讚。

“松田前輩你太謙虛了啦,你不知道你唱的歌聲有多好聽才會這麼說!”
“恩…其實我也不清楚我的聲音到底是好聽不好聽…。”
 但其實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唱得有多好聽,不過他一直以來都平均的接唱著新曲,最近新歌的量也開始變多也漸漸的有原創曲可以唱,以UTAU來說他算是平均人氣慢慢上升的類型,聲音不會難聽到哪去,但至於說有多好他自己也難判斷。

“這還用說嘛當然是好聽,聲音好聽唱的也很棒,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怎麼會有人氣呢,不只常常有翻唱曲可唱還有特地做給前輩的原創曲就是前輩實力的證明。”
月代認真的對他說著,他是不知道自己人氣到底在UTAU中算高還是低,不過要說前段班肯定是比不上當家的重音他們,但是後段班也不太算總之就是不上也不下的那種程度吧他想。UTAU通常大多都是唱翻唱曲居多,有原創曲是很難得的,有原創曲唱對UTAU來說是件很讓人開心與驕傲的事這種基本的事他當然不會不懂,特地為了某個"UTAU"而創作的原創曲,特地為了那個"他"而創作為了讓"他"唱出來不是為了別人,想表達的想傳遞的專屬為了讓某個特定的"他"唱出而作出的曲子,是許多平常只能唱翻唱曲的UTAU羨慕不已的。

“哪像我一個月都沒進到錄音室幾次,每次近來都還是興奮的不得了、連我自己都覺得這樣說像個新人一樣,但我也出來了兩年多,但是人氣一直還是很低迷,光是有翻唱曲可以唱就已經很開心了,剛出來的時候唱了好幾首原創曲,但是最近都沒有了……光是能有新曲可以唱就開心的不得了。”
雖然已UTAU來說月代的歌真的偏少,但是其實也不是真的少的可憐的那種程度,還是有固定的人氣偶爾有新歌已經算不錯的了,UTAU不是檯面上官方的正式發售軟體有固定支持的粉絲和官方宣傳與周邊加持,他們和那些光鮮亮麗的有標價軟體不一樣,他們是非常的適者生存殘酷淘汰的世界,歌唱得不好、聲音不好聽、外觀設定的不討喜,只要沒有人喜歡就會被淘汰被遺忘,有多少的新人UTAU被創作出來後,唱了一兩首的誕生曲後就消失的,太多了看過太多只出現過一兩次後就沒再見過被人遺忘的UTAU,他看的很多也無奈這世界就是如此現實。

“阿阿…是阿。”看著手上的那份樂譜,對於特地為了他創作歌曲的各個P們,他是由衷的表示感謝,對於他和他們UTAU來說,說想唱原創曲都太奢宜了,對於一些人氣知名度比較低的UTAU來說光是有歌可以唱就是件令人感到欣慰的事。

“真是的、松田前輩你總是這樣這麼沒幹勁的,會讓其他人瞧不起你的,你可以在驕傲一點在更有自信一點,你是個有人氣的UTAU真的。”
月代嘆了口氣真心的對他說著,他想這孩子真的很厲害,明明自己人氣不高但卻不氣餒,還要他這個前輩振作一點,都讓他覺得他這作前輩的還真是不像話呀。

“阿哈哈…幹勁這點真的沒辦法呀我誕生時就是被設定成這樣了…”
他摸了摸頭有點無奈的說道,要幹勁也不是說有就能有的呀,況且他也不能想像自己像月代一樣充滿幹勁充滿活力朝氣的樣子,話說回來沒有元氣的憂鬱青年的樣子不就是他的正字招牌嗎?雖然這種話自己講出來好像不太好。

“松田前輩你總是這樣,明明就看起來很淡薄,看起來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無所謂,一點都不像是會靠唱歌吃飯的類型,但是真的一唱起歌來時卻又那麼的認真那麼的吸引人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真的太狡猾了。”
月代一臉無奈的看著他,雖然是抱怨但卻又在誇著他的好,讓他都不知到這到底算不算是在罵他了。他乾笑兩聲表示回應,聽下後輩對他的評價也不是件壞事,基本上他不否認自己看起來不像靠唱歌吃飯的這點,他可不是那種看起來就滿腔熱血的演唱系真的,如果要說個性基本上像是舞台活動他也不是那種會主動上去熱歌勁舞炒熱氣氛的那種類型,他沒上去唱一首抒情曲或安眠曲就算不錯了。

“雖然我跟松田前輩是不同類型但是我也要像前輩一樣努力,唱得更好唱更多更多的歌!”月代的歌真的是很熱血充滿元氣的類型,而且還是那種會和聽眾互動炒熱氣氛的那種,他之前聽到那曲モチベーション時就覺得月代他真的很厲害,那種的演唱風格他真的有點,恩…不是他的風格真的。

“我覺得你已經很努力了真的。”雖然努力了但是卻得不到相應的回報這也是沒辦法的,這世界就是如此的現實,不是努力的唱就能得到人氣得到大家的喜愛,他真的覺得光是不放棄就已經很厲害了。

“不、這樣是不夠的,只有這種程度的努力是完全不夠的。”月代聽到他說的話後,思考了下。月代視線並沒有看著他,他看向著前方。
那是他第一次的認真地看著月代,那是充滿自信、充滿希望的表情,彷彿看著一條充滿希望與未來的道路般。

“這樣對前輩說或許很失禮,雖然我很難清楚的表達但是我覺得…我還能夠爬到更高更高的地方,我不能在這裡停滯不前,我還能看到更棒的風景、接受更多的喝采、唱出更多的歌…”
“放棄什麼的在說出來的瞬間就什麼都結束了,所以我要繼續的唱,讓更多人知道我的存在、讓更多的人聽到我的聲音、聽到我的歌,然後在最頂端的地方接受最棒的喝采唱出最棒的歌。”
他能看到,月代眼裡的閃耀著的光芒,那是充滿希望勇往直前的光,就算路程艱辛坎坷一定也不會放棄吧,直到站上那最棒的舞台的那天,他想這孩子有天一定會更加的出色散發著更加耀眼的光芒,那個時候的他會唱出什麼樣子的歌呢、會露出甚麼樣的表情呢,連他都有點期待那天的到來了。

“我想我也差不多該去錄音室了,那麼就先這樣下次再聊吧。”
他收起了樂譜站了起來,打開了休息室的門,在關門前他轉頭看了月代。
“我也很期待看到你變得更加出色的那天,繼續的唱吧,試著朝天空奮力躍起吧。”

在走向錄音室的走道上,他深了個腰拉了拉筋,雖然他一向都是秉持著節約能源主義,但看到後輩那麼努力的樣子總是也會覺得該更認真一點,不然怎麼對得起在後面急起直追的後輩呢。
“幹勁嘛…嗯,我也試著更努力一點吧。”

“來唱個不辜負可愛後輩期望、最棒的曲子吧。”

---
第一次用這裡貼文,有點痾緊張。
UTAU太冷了真的只能自耕農誰叫喜歡的又更冷,是個虐的。
松田月代歌單推廣

順便說一下,UTAU目前除了TED*TETO外都是無CP的。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30608] photo thx 傑森

UTAU
松田っぽいよ-十年
[120505] photo thx 御夜

© 薄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