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

這裡是十年

[艦これ 北大北]船的故事

沒有喪禮沒有鮮花沒有弔念,平凡的一如以往的每一日,路過的小驅逐好似很難過的圈再一起互相安慰,木曾擔憂的眼神,提督抱歉的神情,而桌上是早已冷掉的咖哩。

那是蟬鳴此起彼落的夏日。
三日後提督帶回了新建造的北上,而她的北上已在他日死去。

[1]
我是輕巡北上。嘛,請多關照。 

微微的鼓起的包子臉,笑起時候有點靦腆帶著一點的慵懶氣息,一身淺土綠短袖水手服綁著標誌性的馬尾辨,她當時來鎮守府的時候北上已經是穿著改過的長袖衣了,這是大井沒看過的北上,陌生卻又熟悉。

大井深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平復那難以言喻的感覺。
這是北上,是北上,大井在心底對自己一次次的說著。

然後帶著笑臉迎接了新來的北上。

[2]
之後鎮守府的日子就這樣像什麼都沒變過。

看著前幾日還在難過的小驅逐們不過幾日變像沒有船記得了曾經的北上,看著北上在一旁懶散的跟小驅逐們嘻笑打鬧,就像原本的北上從來沒離開過一樣。

其實今天誰沉了是誰又換了新船都一樣,因為大家其實都只在意著自己,只要來的是名為"北上"的船,其實是哪艘又有誰會真的在意。

大井想著,即使現在外表像個人類一般,依舊是船。
大家都在努力模仿著想像中人類的樣子,模仿著人類的感情表現,卻始終淪於空洞的表面,縱使姐妹艦也不過是模仿著人類的家人而已,船又怎麼可能理解人類的感情呢。

打盹的時後習慣左手托著腮,撐起著一邊鼓鼓的臉頰,在提督桌上散落著漫畫和零時,大井看著這熟悉的畫面,輕聲的笑了出來,習慣的去拿了條毯子披在北上肩上。

而現在的北上已經換上了墨綠色的制服,雖然離改二還有一段日子,但也不遠。
越來越接近大井記憶中的北上。

[3]
大井是在冬日的某一天來到這個鎮守府的,那時的天下著綿綿的細雪。

剛成為艦娘的大井很不能適應人類的樣子,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像大家一樣,人類的外表柔軟脆弱的讓人不知所措。
大井不能理解的想為什麼大家都這麼自然的樣子呢,脫下了鋼鐵的外殼,露出如此不堪一擊的身姿,對於身為船的她們來說不覺得很可怕嗎?

鼻間微微泛紅冷的發抖也毫不自知,對於人類身軀的感受大井一直都不是很能正確的認知,有時候還會被別的船取笑,而她對此感到茫然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觀察著其他的船們表現得跟大家一樣,像個人類一樣。

而那個時候北上便會笑著說,別怕大井,別怕,有我在。
只要北上和大井在一起的話就是最強的組合。所以什麼都不用害怕。

天氣很冷的時候,她們便互相依偎在一起。
感受著北上身上傳來的溫度,那是船的時候感受不到的奇妙的感覺,或許那就是人類所說的溫暖。


[4]
木曾不只一次找大井說過。

她說,大井你別這樣。
她說,難過就哭出來就好了。
她說,妳的北上已經不會回來了。
大井想,但是她並不難過,真的不難過,也不想哭。
她沒有很難過,也沒有很快樂,只是心裏空落落的荒。

木曾皺著眉頭,擔憂的看著她,最終只是深深的嘆了口氣。

[5]
天氣開始轉涼的時候,北上改二了。

放假的時候北上喜歡拉著大井去間宮食堂吃甜點,然後拉著大井去附近的鎮上四處閒晃,卸下儀裝的時候她們看起來就像普通的女高中生。

路邊的銀杏開得滿滿的,黃橙橙的灑了滿地。
那時候的北上就會拉著她的手,手心貼手心,好像能感受到從血液在皮膚表層底下的流動的溫度,大井想那只是錯覺。

那個時候北上便會笑得開懷,眼神映著閃爍的光,叫著大井。
大井。
北上的笑臉襯著飛揚的杏樹溶在一片柔光之中,卻刺的大井睜不開眼,模糊了眼前的身影。

曾經北上的笑容烙在大井的心裏,在風中、在雨中、在霧中、在煙硝海上的那片晨光中,那個笑容,那些融入骨髓刻入心裏的畫面,與這個北上的笑容融在一起,辨別不清。

當大井意識到的時候,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她越來越長把以前的北上跟現在的北上搞混,漸漸分不清。

她像個可恥的背叛者,跟她的北上漸行漸遠。

[6]
那是嚴寒的風雪刺骨的吹拂的日子,她們去出了外海的任務。

海面在寒冷的砲擊中掀起振振水波,映的只有慘白的畫面加上些許煙硝,在大井眼中卻若死寂般黑白畫面,那是北上沉船的海域。

大井心中沉甸甸的,像是沉重的船錨深深的沉入漆黑的海中,在也拔不起來,腐爛在海底,安靜的消亡。

在跟敵方棲姬的漫天砲火中,身上的傷勢漸漸感受不到疼痛,大井麻木的射擊著。
大井想北上就沉沒在這裏,就在如同這樣的砲擊煙硝中,沉沒在這裏。

一定很冷。一定很無助。一定一個人很寂寞。
她就這樣讓她的北上一個人在冰冷寂寞的海底,一直一直一個人。
那是她身為一艘船的失敗,身為大井的失敗。

就這樣被擊中就好了。
這樣她的北上就不會一個人了,她只是要去找她的北上。她的北上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冰冷的海底,她只是要去找她的北上。

眼前直擊過來的砲火,大井像是失了反應,呆滯著也不閃躲。
大井想起北上的笑臉。那些冷掉的咖哩。抱緊時的溫度。輕柔在耳邊的呢喃。逆光而去的背影。那些支離破碎的畫面。

她只是想要去找她的北上。

[7]
在砲擊擊中前,一發砲彈從左側射出,在眼前炸裂出的時候,北上撲了過來把大井壓倒在海面上。

大井妳沒事吧。北上帶著焦急的神情的臉擔憂的對著她說。
大井覺得眼前一陣模糊,手緊緊抓著北上的衣服,想起了北上模糊了的笑容。

北上伸出手攬住了她的後背,輕輕的拍了拍說。

沒事的大井,別怕。
大井淚流滿面的抱緊著北上,哭得像個孩子。

PSV 『艦これ改』艦隊收藏改限定版-大井&北上開箱。

二月多就到了一直忘記發個開箱!!就算手機拍也世界可愛!!!!!!!!!!!!!
雖然延期超久才發售但是 謝謝謝謝謝謝謝謝!!!!!!!!!!!!!! 
北上跟大井都太可愛了!!!!!!!!!!!!!!!!!

© 薄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