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

這裡是十年

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
ジョニィ・ジョースター-十年
[140302] photo 十年

喬尼開箱續三。
光是開箱後對著他們發呆,發現的時候已經早上六點了,真可怕。
根本天堂。

喬尼開箱續二。
在買之前看商品圖,覺得是藍喬尼臉最安定>白喬尼>綠喬尼。
綠喬尼的商品圖和包裝盒看起來都很微妙。
但是實際收到後我覺得是綠喬尼臉最精緻>藍橋尼>白喬尼。

喬尼開箱文。
謝謝世界,謝謝模型師,謝謝荒木老師。
因為實在拍太多,過長大概會佔三個版面wwwwwww
請叫我,爽王。謝謝。愛世界。

[JOJO 喬尼中心]A new start

人總是喜歡美麗的事物。

對於他來說也不例外,一切的開始是從聖地牙哥海灘發生的,為何會來到此地,究竟是因為想見證這場比賽抑或是對馬匹的執著,現在想想那就是命運的開端。

為什麼會開始騎馬呢。
是因為馬奔跑起來很美麗,還是騎在馬上奔馳的快感讓他著迷。其實最初的時候,對於馬他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僅僅只是因為生在騎馬世家,從小就看著馬匹長大,所以覺得自己也要騎馬,只是如此。

喬尼.喬斯達這個人的價值建立在騎馬之上,騎馬為他換來了無數的榮耀與財富,如果不騎馬就贏不了比賽,如果贏不了比賽,那麼他就只是一個活著的會呼吸會排泄的廢物而已。他只會騎馬,如果扣除掉了騎馬那麼除此之外他什麼也不剩。他一無所有。
他是個失敗的人,受到槍擊下半身癱瘓入院後,過著比死還不如的日子,他開始探討起了至今為止的人生,父親不來探望他,女友也跑了,甚至連一個朋友都沒有來探望過他,至今追捧他的人都不知道跑哪了,他才發現自己做人有多失敗,原來他連一個朋友都沒有。一個都沒有。

傑洛.齊貝林是個怪人,也是他人生第一個可以真正稱之為朋友的人。
他教了他迴轉,教了他如何重新上馬,教會了他如何重新踏出人生的第一步,對半身不遂所有人都唾棄放棄的他伸出了援手,把他視為了伙伴,甚至為了毫不相干的小男孩來參加了這麼一場殘酷嚴苛的比賽,傑洛.齊貝林是個真正意義上的好人。
傑洛不惜反抗他的父親和國家也要找出能讓自己認同的理由,傑洛是個為了自己的理念真正去設想,去追尋,去實現的有為青年,跟喬尼截然相反。他只是個因為贏了幾場比賽就傲慢起來,沒有遠見不知天高地厚的愚蠢傢伙。

他的父親喬治.喬斯達是個嚴厲的人,從小就對他的禮儀和言行舉止要求的相當苛刻,最初的時候他父親是對他抱有著期待與驕傲的,他曾感嘆過“我的兒子是個馬術天才。”儘管父親從不認為他的天賦在哥哥尼可拉斯之上,但他父親是曾為他驕傲過的,至少曾經是,在他輸給迪亞哥.布蘭多以前。

喬尼知道他父親並不喜歡他,他看到的永遠都是尼可拉斯,就算尼可拉斯已經死了也依舊看的並不是他。所以早在很早的時候,他就知道他有一天會離開那個家。那或許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向他父親表達他的心聲,第一次拜託懇求他的父親來觀賽,拜託父親看著他,而不是只看著已故的兄長,而那便是他與父親決裂的開端。

喬尼.喬斯達是個冷血的人,或著該說是一個沒有罪惡感的人。
對於哥哥尼可拉斯的死亡,對於自己間接造成了他的死亡,他其實並沒有特別的感觸,不管事難過或是自責都沒有,有的僅僅只是,是自己害死了哥哥,這樣而已。

在受到南北戰爭的攻擊時,赫特.潘茲因為罪惡感而倒下,放棄了求生的意志。
而他卻只一心想著要找水源要清洗身上的“罪惡 ”,那或許是錯誤的,因為他並沒有感到所謂的罪惡,只是想擺脫那個“攻擊”而已,不管是推了父親害他撞入玻璃導致頸中割傷,或是間接害死了自己的哥哥,對他來說比起罪惡感,更多的是不滿。為什麼明明已經死了卻還是只看著尼可拉斯,為什麼總要拿我和那個已經死了這麼多年的人做比較。

那名總統的刺客曾經說過,他在他的眼神裡看的到所謂漆黑的意志,那是殺人者的眼神。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可以毫不猶豫殺人的眼神。還記得他說要射殺迪亞哥.布蘭多時,傑洛是如此的苦口婆心勸他不要想殺人,他們只是要奪取遺體,並不是要殺人。但對他來說殺人就能奪到遺體的話,他並不介意殺人。

用客觀的角度去評論的話,迪亞哥.布蘭多是個美麗的人。
單論外觀的話其實看了真的是賞心悅目,人都是喜歡美麗的事物。儘管看來是個就讓人想親近對他示好的外貌,但喬尼一看迪亞哥就感到生理上的排斥,那是與生俱來的厭惡與反感,雖然他跟傑洛說是因為迪亞哥以前幹過太多壞事,所以無法信任這個人。
但那其實應該說是所謂同族嫌惡,他一看就知道,迪亞哥這個人,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人,儘管他有著如貴族般高尚的外表,底下卻有著極為強烈漆黑的慾望,不計任何擇手段也要達成的強烈欲求。

迪亞哥.布蘭多是個和他非常相像的人,所以更讓他無法接受,看著迪亞哥就有種看著自己的感覺。若真要解釋為何會如此厭惡迪亞哥到想射殺他的程度,那便是因為迪亞哥.布蘭多其實並不是一個真的那麼壞的人,迪亞哥沒有又或許是他不知道,他並沒有真的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壞事,他和年長的老婦結婚並害死他也不過是傳言。迪亞哥實際上也並沒有危害過他什麼,他只是參加了比賽,公正公開的贏得了冠軍,讓他嘗到失敗的屈辱。

相反的迪亞哥.布蘭多或許是比他更好的人,至少是個孝順的人,他是如此的想為他母親復仇,如此思念著他的母親,如此深愛著他的母親。他也是有著堅定信念想達成的人。和他完全不一樣,他從來沒有去回憶想念過他的父親,有過的只有不滿和埋怨。所以他更加的厭惡迪亞哥,那樣跟他相似的迪亞哥.布蘭多,雖然也不是什麼善類,但其實是個比他更好的人,看了就讓他有一種劣等感。叫他作噁。

事實上不管事迪亞哥或是總統,真正區分起來或許都是偏向“正義”的一方,而他才是“邪惡”的一方。其實他早就知道了。

迪亞哥.布蘭多為什麼想要搶奪遺體,因為他想為了母親和這個世界報仇,他想改變這個不公平的社會,立於頂點,不管後來如何,至少他的出發點是為了愛,那份對母親的愛。
總統為什麼要搶奪遺體,是為了他父親傳承給他的那份“愛國心”,是真正為了國民為了這個國家。
而他喬尼.喬斯達為什麼要搶奪遺體,是為了讓負數的自己可以回歸為零,而參加了這場SBR大賽,不是為了任何人而是為了他自己,不為愛,不為恨,只是單純的想讓自己的雙腿能再次行走。

跟其他想奪取遺體的人不同,沒有遠大的目標,沒有想守護的人,沒有想拯救的對象,沒有為了誰。只是為了自己。所以總統最後寧可選擇信任迪亞哥.布蘭多,也不願將遺體交到他的手上。

在比賽的最後,他成功地跨越了整個北美大陸,與愛馬與夥伴共同經歷了六千公里的路途。儘管最後他始終都沒有贏過迪亞哥布蘭多,也沒有得到遺體,甚至並沒有真正的贏得勝利。對他來說參加這場比賽的意義,無關勝負,無關名次,他確實和參賽之初時相比成長了許多,不論是心裡還是身體,在這漫長旅行的最後恢復了健全的雙腳,在最後得到了父親的認同和支持。
他真心覺得有參加這場比賽真好。真的,有參加這場比賽,真好。

為什麼想要遺體,因為想要可以重新站起的雙腿。為什麼要站起來,因為想要可以再次騎在馬背上。為什麼要騎上馬,因為他必須必須騎馬。
因為他做為一個人的價值就在於騎馬,如果沒有騎馬那麼他就不是一個完整的喬尼.喬斯達。

實際上最後他發現他要的在最初就已經取回來了,他其實只要能上馬就好了,只要能靠自己的力量重新回到馬背上就好,僅此而已。

© 薄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