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

這裡是十年

[鋼彈鐵血 マクガエ]巧克力的人

#每次都一下就被官方打臉


“那就是真正的你嗎?”
在一片安靜中蓋里歐突然問起。
“?”
我把視線從手上的茶杯轉過,看了眼蓋里歐,然後想了一下或許他是在指自己現在的打扮。
“你是說這個嗎?”
用手摸了摸自己臉上帶著的金屬面具,感受著指尖傳來的冰冷觸感,還記得蓋里歐第一次看到他這個模樣的時候,笑的有多誇張,眼角都飆出了淚來,讓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其實我覺得這樣還蠻好看的。
“不是外觀上的問題,你那個品位很差的面具跟惡俗的假髮早就不在我的評價範圍內了。”
蓋里歐端正的座在一旁的沙發上,優雅的喝著親自泡的紅茶,一邊的藐視著我的品味。
“那是指什麼?”
“你覺得現在的你是真正的"麥可吉利斯·法里德"嗎?”
“如果你認為是因為我換上了別的形象而解放了自己隱藏的另一面的話,那麼答案或許是的。”
對於蓋里歐和我探討這麼有點哲學性的問題讓我有點驚訝。

“但是我卻並不這麼認為。”
蓋里歐把手裡冒著熱氣的茶放回了桌上,陶瓷碰撞的聲音特別的清脆,他用似深海般的幽藍瞳孔直視著我,彷彿要把我看透般。
“那麼,你覺得現在的我又是什麼?”
他微微的歪了一下頭思考著,紫藤色的頭髮順著他的耳際滑落,讓我想伸手撫去。

“現在的你,不過是帶上了被你貫名為"不是麥可吉利斯·法里德"的這個面具而已。”
你就這麼想逃嗎?逃離那個家,逃離那個身分,帶上了面具裝作自己不是那個人,如此的自欺欺人,我想他是想對我這樣說。
“嗯,該怎麼說呢,讓我想想。”
“或許應該這麼說吧,在我看來不管哪個都不是真正的你,不管哪個你都同樣帶著面具。”
蓋里歐伸出手觸碰著我臉上的那金色面具,我看著那光滑的指尖細膩的手指,覺得他彷彿摸到了我的心臟。
“只是它們曾經是透明的。而現在立體的真實的存在於那裡,但現在的你卻未必比以前真實了多少。”

"麥可吉利斯·法里德"完美聽話的養子?知己的友人?深情的未婚夫?令人尊敬的上司?優秀的繼承人...?取下這些名為面具的偽裝後,我還剩下什麼呢?
同樣是七星家族的繼承人,為什麼蓋里歐能夠活的這麼毫無顧忌呢,我時常想不明白。
蓋里歐總是那麼的隨心所欲,生氣的時候痛快的大發雷霆,開心的時候笑的那麼的肆意,任性的時候蠻橫又不講裡,情緒總是那麼的豐富,自信驕傲的讓人感到羨慕。
“那真正的我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要怎樣才會像他一樣呢,活的那麼肆意,那麼的自由,那麼的快樂。

“嘛誰知道呢,這要問你自己阿。”
明明是自己挑起的話題卻又一下子喪失了性趣一般,無所謂的回答道。
而我也不是真的那麼想知道那個答案。

---
麥奇大大的品味真是太驚為天人了,都超越某個武士道的阿修羅傳說了,讓我十五集在歡笑中渡過。
雖然我還是覺得那個誰我警告你不要碰我老婆的機體喔我警告你不要開他喔喔喔喔喔
身為盟友的蓋里歐希望他是知道假面男的真實身分,希望他知道嗚嗚嗚。
反正就算不知道感覺看臉馬上就知道了。

评论
热度(1)

© 薄情 | Powered by LOFTER